<rp id="rj9h7"></rp>
    <th id="rj9h7"></th>
    <tbody id="rj9h7"></tbody>

  1. 您好,歡迎來石家莊艾銳斯科技有限公司官網!

    全國咨詢熱線: 0311-67265751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石家莊艾銳斯科技有限公司

    電話:0311-67265751

    傳真:0311-6726 5898

    法律顧問:河北冀華律師事務所

    梁子顯 律師

    執業號:031299116382

    地址:石家莊市新華區中華北大街128號維C商務A1203室

    當前位置:首頁 » > 新聞中心

    未來20年,中國軍事發展將走向何方

    作者:admin   時間:2018-11-08
      當代軍事發展,主要有兩種路徑:一是基于威脅,即以應對現實安全威脅為主的發展。這種路徑,主要源于應對安全威脅的現實要求,在一定程度上有賴于安全威脅的情況刺激,是情況刺激-反應模式,可看作是應對型發展模式,深層次上是被動型發展模式。

      另一種是基于能力,即以著眼未來塑造能力為主的發展。這種路徑,主要源于戰略目標的牽引,是為了達到某種戰略目標而謀求塑造能力的發展,是目標牽引-塑造模式,可看作是塑造型發展模式。這兩種發展戰略,在實踐中表現出不同的發展特征與要求。

      基于威脅,是立足于應對現實安全威脅,主要表現為當前性、被動性、維持性的發展。而基于能力,是立足于塑造未來軍事能力,主要表現為前瞻性、主動性、創新性的發展。但就現實情況來看,沒有單純基于威脅的發展,基于威脅同樣需要提升能力;也沒有單純基于能力的發展,基于能力目的還在于應對安全威脅。只是基于威脅更注重眼前應對,其發展必然是立足于當前的、現實的;而基于能力更注重從宏大視域中化解可能的安全威脅,把應對安全威脅融于塑造未來的發展中。

      從這個意義上看,兩種發展戰略,實際上是在基于威脅與基于能力結合的基礎上,選擇以應對現實威脅為主,還是以塑造未來能力為主,由此形成不同的發展目標、發展路徑、發展方式、發展著力點等,進而構成不同的發展模式,體現出不同的發展結果。

      1由基于威脅為主向基于能力為主的演變

      軍事發展基于威脅為主,還是基于能力為主,是由特定歷史條件所決定的。由基于威脅為主向基于能力為主演變,同樣是由現實條件所決定的。

      從戰爭與軍事發展的關系來看,傳統戰爭主要是建立在必要的戰爭儲備和快速動員基礎上。在農耕社會,戰爭動員主要依賴于人力和簡單的武器裝備,有了強大動員體制,就能迅速實現平戰轉換,形成戰爭能力。

      在機械化戰爭條件下,軍事發展有了重要意義。但機械化戰爭主要體現在武器裝備及其龐大的規模上,因而決定著這種發展主要體現在先進技術和生產能力儲備上。具備一定的先進技術和足夠的生產能力儲備,以及人才儲備,就能夠通過快速動員,形成強大軍事能力和戰爭能力。在這種情況下,軍事發展能力雖然重要,但還是要依賴于動員體制。

      從近代戰爭發展來看,一般而言,弱國、面臨安全威脅大的國家,或是處于冷戰狀態下的國家,往往不得不追求應對現實安全威脅為主的發展戰略,而安全環境相對寬松的大國或強國,尤其是崛起大國,往往著眼于國家戰略目標,追求與之相適應的軍事發展戰略,即基于能力的發展。

      新中國成立后,總體來看,我國基本保持了基于威脅為主的軍事發展戰略。這既有歷史的必然性,也有特定的局限性。應當說,從黨和國家發展戰略來看,不同歷史時期,著眼于不同要求,都提出了不同的軍事發展目標。但由于國家面臨嚴峻的現實安全威脅,戰爭迫在眉睫,而且由于立足于早打、大打、打核大戰,軍事發展關注更多的是如何有效應對現實安全威脅。

      到了20世紀80年代中期,國家領導人作出了世界大戰一時打不起來的正確判斷,把軍隊建設指導思想轉到和平建設軌道上來。但由于國家實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方針政策,有人據此提出“我國已處于‘無敵國外患’時期”的觀點,造成國家對軍事發展缺乏應有的重視。即使推進軍事發展,也缺乏長遠的目標指向和發展戰略牽引,影響和制約了軍事發展實踐。

      到了20世紀90年代,海灣戰爭爆發,特別是世界新軍事革命興起,使我們在更大程度上看到了發展差距和面臨的安全危機,軍事發展地位由此也得以大幅提升,軍事發展進入快速推進期。但基于慣性作用,還不能說已走出以基于威脅為主的路徑依賴。

      這種慣性作用,主要表現在:其一,國家面臨現實安全威脅突出時,就強調和重視軍事發展;不突出時,就容易放松或忽視軍事發展。其二,這種發展主要著眼于應對現實安全威脅,缺乏對未來軍事發展的深刻把握和自覺謀劃,往往是傳統建設模式的簡單重復和規模擴張。其三,再往深層次看,這種發展缺乏走出傳統模式的創新動力,長期是在既有戰斗力舊質上打轉轉。

      能為軍事發展注入改革創新動力的,往往是外部情況的刺激。這凸顯出當代中國軍事發展戰略的缺陷,也反映出傳統軍事發展改革創新內生性動力的缺乏,成為制約我國軍事發展的深層原因。

      2實現中國夢視域下的中國軍事發展戰略

      當代中國發展的戰略目標,就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中國夢是強國夢,對軍隊來說,就是強軍夢。中國軍事發展必須與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戰略目標相適應,確立與之相適應的軍事發展戰略。其基本要求,就是能夠滿足中國由大向強發展進程中的安全需求,能夠趕上和引領世界軍事發展潮流,成為一流的軍事強國。這兩個方面有機統一,互為一體。滿足國家和平崛起的安全需求是目的,而做到這一點,必須建設強國軍隊、一流軍隊。

      所有這些,決定了當代中國軍事必須有一個大發展,決定了這種軍事發展必須著眼未來一二十年甚至更長時間,在堅持基于威脅與基于能力有機統一基礎上,把基于能力凸顯出來,打造適應中國和平崛起安全需求的能力型軍隊。

      基于能力為主,是當代中國軍事領域的深刻轉變,更是中國由大向強進程中軍事發展的深刻變革。它關系著中國軍事發展能否趕上和引領世界新軍事革命潮流,為中國和平崛起提供戰略支撐和堅強力量保證;它從更高層次決定和規制中國軍事發展必須具有更高遠的目標指向,更具前瞻性的戰略視野與戰略籌謀;它要求中國軍事發展必須更加著眼未來,具有更強的前瞻性、主動性、創新性。這對當今中國軍事發展提出了更高要求,也將面臨更大的挑戰與風險。

      具體來看,推進當代中國軍事發展,需要在這樣幾個方面作出努力。

      首先,必須確立更加明確的軍事發展戰略。實現黨在新形勢下的強軍目標,就是當代中國軍事發展的戰略目標。有強軍目標,就必須有實現目標的發展戰略,以及與之相適應的戰略規劃、戰略實施。這里需要深入研究的是,需不需要或應不應當有軍事發展戰略的問題。

      在傳統軍事實踐中,軍事發展戰略包含在軍事戰略之中,甚至被軍事戰略所替代。但是,隨著時代條件變化和戰爭形態演進,軍事發展的地位作用越來越重要,發展戰略問題也日益凸顯出來。

      其一,在和平與發展時代條件下,當今軍事領域競爭,正由傳統的以戰場較量為主要表現形式向以軍事發展為主要表現形式演進。傳統的主要競爭優勢,如資源優勢、資本優勢,漸漸為發展優勢、創新優勢所取代。相反,戰爭日益成為軍事發展競爭的實驗場、軍事實力威懾的展示場。

      其二,軍事存在的目的在于維護國家安全。當今時代,戰爭雖然仍是實現目的的最后手段,但軍事發展本身所形成的實力、能力和潛力,所展示的強大威懾力,已成為達成目的主要手段。

      其三,今天的軍事發展主要著眼于打贏明天的戰爭、下一場戰爭,而未來戰爭作為體系對抗,究竟需要什么樣的作戰體系和作戰能力,如何進行構建和提升,還需要持續探索創新和系統建設。

      其四,更主要的是,當今軍事發展成為復雜的系統工程,軍事發展戰略本身成為內容豐富的系統,并且需要各領域各方面的戰略指導。

      技術和武器裝備發展,新型作戰力量建設,新型作戰領域構建與發展,如信息化、空天、網絡空間,以及智能化、無人化發展,都是如此。

      一定時期內,尤其需要突出軍事改革戰略、軍事創新戰略。這不是用軍事發展戰略取代軍事戰略,而是將軍事戰略的重心由主要籌劃和指導戰爭轉變為主要指導和籌劃軍事發展,從而使整個軍事戰略有了更加豐富的內涵。這也是為什么今天我們黨的軍事指導理論主要是軍事發展指導理論或國防和軍隊建設理論的主要原因所在。

      當代中國軍事發展,正經歷著從傳統的威脅應對模式到能力塑造模式的演進,必然要求確立明確的軍事發展戰略,進而帶來發展理念、發展方式、路徑選擇、發展重點等方面的重大轉變。

      因此,我們必須做到:更加注重立足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戰略目標,確立軍事領域的長遠目標和發展戰略,制定各階段發展的規劃和路線圖;更加注重軍事能力塑造,抓住根本性、關鍵性的核心軍事能力不放,推動軍事力量建設從應對型發展向塑造型發展轉變;更加注重軍事發展的戰略籌謀與實施,確保戰略目標和規劃實施,為中國和平崛起提供戰略支撐和堅強力量保證。

      其次,必須把著力點放到提升軍事能力上來?;谀芰橹?,根本是提升能打勝仗的能力,核心是提升打什么樣仗的軍事能力。把握這個問題,才能實現真正的發展。否則,如果不能把握未來軍事發展方向,仍然鎖定在傳統體制框架內,囿于規模和數質量擴張的路徑依賴,很可能只是無意義的發展,或內卷性增長,即沒有發展的增長。

      當年美蘇爭霸,雙方都曾認為,只要在核武器方面占上風,就可以笑傲戰場。但后來,美國人調整對軍隊的基本思維方式,改變了追求更多、更大、更致命武器的思維,把高新科技發展成果轉化為戰場上更精確、更輕巧的武器,打造出讓敵人望塵莫及的優勢。

      當今世界,面對新軍事革命的強勁發展,主要軍事國家在把握發展軍事能力方面,不僅有大量深入研究,而且在實踐領域取得了令人眼花繚亂的成就,無論是傳統作戰,還是新型軍事力量,無論是應對大規模戰爭,還是執行多樣化任務,以及隱性化、無人化、智能化作戰能力等,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當今中國軍事發展,必須圍繞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戰略目標,著眼中國和平崛起的安全需求,提升應對各種安全威脅和打贏未來戰爭的能力。

      一是提升軍事發展規律的研究把握能力。傳統軍事的理論,首先和主要是研究戰爭和戰爭指導的理論。應當在研究現代戰爭規律的同時,深入研究當代軍事發展的基本規律和戰略問題。包括戰略目標、發展路徑、發展方式;軍事改革、軍事創新、軍事轉型與新型軍事體系構建;新型軍事力量發展,軍事技術和武器裝備發展,軍事理論創新發展;軍事發展戰略規劃與實施,軍事發展風險評估;軍事發展與國家發展有機融合,軍事發展與應對現實安全威脅的關系;等等。

      目前,我們雖然有著豐富的軍事發展實踐,但缺少有重大價值和影響的軍事發展學說。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偉大實踐,亟須催生中國版的軍事發展學。

      二是提升軍事發展的預測設計能力。未來不是現實的延長線。未來戰爭究竟打什么樣的仗,怎么打這樣的仗,以及發展什么樣的軍事能力,如何發展這樣的軍事能力,始終面臨著多重選擇,并且這種選擇具有創新性、不確定性和風險性。這是當代軍事發展的最顯著特征。必須善于把握世界新軍事革命大勢和軍事發展走勢,把握我們既有的和未來可能的軍事發展能力,立足現實又超越現實,著眼需要和可能,把握、設計和塑造未來。

      三是提升軍事發展的戰略籌謀和實施能力。當代軍事發展是復雜的系統工程。尤其是這種面向未來的發展,必須強化軍事發展的戰略運籌、戰略規劃、戰略布局、戰略預置,把發展目標變為戰略規劃和實施,形成發展路線圖和時間表,加強戰略規劃實施的風險評估和執行監督。

      第三,必須堅持以軍事改革創新為主導的發展戰略。當代軍事發展是一個持續改革創新的過程。

      一方面,從機械化時代軍事體系向信息化戰爭時代軍事體系轉型,是一場大規模、全方位、持續性改革,是體制性結構性改革。體制性改革是構建聯合作戰以及聯合指揮、聯合訓練、聯合保障體制;結構性改革是推進部隊網絡化或網絡部隊化。這場改革從20世紀70~80年代發軔,目前仍在深化展開中。

      另一方面,軍事技術創新、理論創新、組織體制創新和軍事管理創新持續推進,創新能力成為軍事發展的核心能力和軍事領域競爭的核心優勢。

      缺乏創新能力,不能正確把握和實施創新,就不可能占領軍事領域競爭的戰略制高點。從這個意義上講,當代軍事發展戰略,本質上就是軍事改革與創新戰略。必須把軍事領域改革創新放在更加突出的地位,明確改革創新的目標和路徑,積極推進軍事領域各方面改革創新。

      當今中國,軍事領域改革創新形勢非常緊迫,任務異常艱巨。目前,我們仍處于機械化戰爭時代的軍事體系框架中,體制性改革正在醞釀展開,結構性改革還未深入研究籌謀。無論是技術創新,還是理論創新、組織體制創新、軍事管理創新,主要都還是跟進式的,缺乏很強的自主創新能力,許多方面還缺乏體現中國特色和要求的重大創新成果。

      必須把軍事改革創新放到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大視域中來認識和把握,著眼未來一二十年中國和平崛起安全需求和世界軍事發展潮流,確立軍事改革創新的發展戰略,用戰略目標和規劃來引領改革創新,用更大智慧和堅定意志來推進改革創新,在關鍵領域和主要環節不斷取得重大突破。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尤其需要抓住難得的時間窗口,分階段有步驟地推進軍事改革,下決心破解面臨的體制性障礙、結構性矛盾和政策性難題。

      3處理好基于能力與基于威脅的辯證關系

      軍事發展始終是為應對安全威脅服務的。軍事發展是應對和化解安全威脅的根本之策。習近平主席指出,“我軍現代化水平與國家安全需求相比差距還很大,與世界先進軍事水平相比差距還很大”。“我軍打現代化戰爭能力不夠,各級領導指揮現代化戰爭能力不夠”。

      在中國和平崛起的進程中,沒有軍事力量的大發展,就無法應對國家安全威脅的挑戰。但軍事發展與應對現實安全威脅又有矛盾的一面。尤其在軍事變革時期,由于國家面臨多種安全威脅,容易強調軍隊保持穩定,不愿意進行大的調整改革,從而把軍事變革導向技術發展和平臺建設。

      這種以技術發展代替組織體制變革的傾向,在未來體系作戰面前可能面臨更大難題,甚至嚴重后果。這是涉及軍事發展路徑選擇亟須解決的重大問題。

      今天,中國基于能力的軍事發展,必須正確把握和處理軍事發展與應對現實安全威脅的辯證關系。

      一是善于使軍事發展與應對現實安全威脅相協調。軍事發展主要著眼于未來戰爭,但同時必須兼顧好應對現實安全威脅,使兩者互相兼容、相互促進。

      在軍事發展進程中,肯定會面對現實安全威脅,甚至是嚴峻的安全威脅,因此,軍事發展必須能夠應對這種威脅。同時,又必須始終堅持軍事發展的戰略目標,即使在一定時期、一定情況下,需要把應對現實安全威脅突顯出來,也應緊緊扭住長遠目標不放,不輕易打亂或放棄發展的戰略目標。

      二是善于通過展示軍事發展實力,塑造國家安全戰略態勢。軍事發展的能力和實力,不僅在于能夠直接應對安全威脅,更在于能夠形成威懾力,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

      要善于圍繞國家安全和發展大局,把軍事發展尤其是新型作戰能力,有目的有重點地釋放出來,把能力和實力轉化為強大威懾力。在小規模武裝沖突難以避免的情況下,更應善于通過展示軍事實力威懾,破解國家面臨的安全困境。

      三是善于通過應對現實安全威脅,為軍事發展提供驗證和展示的有利平臺。美國人最善于通過應對現實安全威脅來推進軍事發展。他們把海灣戰爭、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當作新武器裝備的試驗場,當成軍事改革創新成果的“秀”場。這樣,既達到了軍事威懾的戰略目的,又通過不斷試驗試錯,深入研究驗證武器裝備和體系構建的優劣得失,提升軍事發展水平。

      因此,應當轉換推進軍事發展思路,善于以應對現實安全威脅來檢驗軍事領域重大發展的成效,持續助推軍事改革與創新,進而以軍事發展的新成果,更加有效地應對國家面臨的安全威脅。

      (作者:國防大學馬克思主義教研部主任 任天佑)

      本文刊于《國防參考》雜志第24期,如需轉載請務必注明:轉自“國防參考”,侵權必究。

    国产一区二区精品视频,很很鲁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秋霞最新高清无码鲁丝片,国自产视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